胡適:「一個常態國家,政治的責任在成年人,年輕人的興趣都在體育,娛樂,結交異性朋友;而在變態的國家,政治太腐敗,沒有代表民意的機關存在,那麼干涉政治的責任必定落在青年學生身上。」

行吧,“公开信”在微博里也是敏感字,不准发。

好像有个爬回星战坑的粉在我微博里打捞杜库相关……三五不时也有人来挖一铲队长。为了这些喜欢洛阳铲的姐们,继续保持让我微博显示所有记录。

复联3复联4的时候老见到有人在吼剧透死全家,黑凤凰黑衣人的时候就没见有人这么咆哮。关注度高就是非多。或者说,粉多就xx也多吧……

我院同学们被迫在社交媒体上闭嘴了但是我有点想讲。
我有个同学猝死了,就在端午当天。
是个很认真可爱的男孩子,很爱笑。跟我见习实习同组了整整两年(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在pawoo上讲过,我们组组内关系相当好
他是胸外科,前一天晚上上手术上到晚上十点多,深夜才回寝室,第二天端午假期,同寝同学知道他前一天手术日很辛苦就没叫他起床,但见他一直睡到下午都没动静才觉得不对劲,赶快喊人来帮忙(然后一层楼的同学全来了)抢救and把人送到了急诊,急诊老师一看说你们还抢救个啥这尸斑都出来了……

去给那个个人信息出境保护提意见的时候发现网信办还有两个征求意见的草案。一秒脑壳疼,不知道这些明面上管运营商的条例是不是埋有坑,文科的学法的眼睛亮又有智慧的同学们,靠你们了。

建国初年的立法原则还是要让人人都能看懂呢,现在一个征求意见稿就能抱住大V的解释不放,同时嘲讽其他不理解不赞同持观望态度的人是法盲是阅读能力差,到底谁没脑子。

女拳匪、带节奏、跪舔狗、小粉红…… 这年头一言不合可以扣上的帽子可真多。还有各种开除粉籍开除圈籍骚操作。言之凿凿不会第二次文革的人是不是瞎。

转微博@以德服人怪猫

总结一句吧,这个办法不针对个人,但出了事就打ISP板子。但是等到ISP加入了网络封禁的队伍后,你会发现梯子找不到了,网络开始实质上的白名单制,而且你的所有访问记录都将对政府透明化,而且这些都变成ISP自觉自愿的行为了。不多说了,我估计我这个号有可能会悬了。睡觉

(目前看就是对外访问网站会变成白名单,意思是你只能访问政府允许的网站)

【国家网信办就个人信息出境安全评估办法公开征求意见】这玩意我没看明白,评论又一次全部消失,转发众有表示这基本确定了翻墙即违法……

@浆果箱子

看了个很有意思的电影。一个日裔美国YouTuber,因为在日本亲身遭受的网络暴力而开始关注慰安妇问题,从而展开了一种源自于这个时代的、个体自发的纪录片拍摄。
他搜集和分析了大量的媒体报道等公开资料,也对两派阵营的代表人物进行了采访,试图解明争端中至为重要的几个问题:有些涉及史实,如慰安妇是否存在,有些涉及观点,如慰安妇问题是否应该被写进教科书。作者一方面直接用公共资料、史实和左翼阵营的研究结果对右翼阵营的言论进行反击,一方面也提出了尖锐的意见。右翼代表人物在片中毫无防备地贡献了各种愚蠢而笑料百出的发言(例如女权主义者都是丑女,慰安妇获得了报酬所以不能称之为奴隶)。作者最初是以“学生完成毕业课题”为明目进行的采访,听说要公开上映之后右翼被访者全都坐不住了,百般阻挠影片上映。但这样一部充斥着对现行政府批判意见的独立电影还是如常在独立院线里上映了,工作日的夜晚几乎满座,放映结束后有掌声。
(续)

@浆果箱子
(接)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电影中一个曾经被奉为nationalism政治偶像的女孩所说的话,她年轻时一度投身右翼,四处演讲,主张慰安妇在历史上并不存在。她说,(大意)当你真的承认你的国家曾经做过错误的事,你自然不会继续呆在nationalism的队伍里,同时你也不再有敌人,你自由了。她在电影中为自己过去的行为真诚地道歉。 pawoo.net/media/NtXcjsAjuSNyBL

感觉在中国互联网大家根本就没什么机会详细讨论观点,精力基本消耗在与尽量传播斗智斗勇上,剩下的精力被冲上来就指责夹带私货的网友消耗得干干净净,真正的一滴都不剩。
港人仔仔细细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大陆网友想办法发到中国互联网,评论马上就有人指责港人夹带私货。
什么观点都只有我认可和私货两种,私货之私本来应是主观之意,而在国内,私字必定等于带节奏,博大精深的汉语就是这么被国人自己连坐冤死的。
人说话本来就是有私人观点的,讨论的意义就在于详细展开这些争议,不断深入思考。而在中国互联网,基本就没有深入思考的机会,体制阻拦住话题,国人自己忙着追群逐派互相diss,你我观点不同,我就把你骂到闭嘴,你不肯闭嘴,我就举报你。
本来就是一片被隔音过后的寂静之地,寂静之地的居民还忙着内斗,陌生人之间互骂“可他妈给老子闭嘴吧!”,朋友之间彼此担心“我在乎你,别说话了”,大家互为彼此的口塞,互相掩住眼耳口鼻,组成一条人体长龙,真正龙马精神,又聋又哑又麻木。
而国人擅长内斗也是长期被体制被社会驯化出的行为习惯。
网友们一个个自己都被不成文的明规暗矩驯服得不成人样了,发表私货的土壤都没有,惯只会用大字报迎接远客近客。

我就觉得自己观点有很多问题,知识面太窄,阅历也不足,接触的观点不够多样,离能够非常详尽地谈论话题、发表自我观点还差十万八千里。但是我现在连接触话题接触信息的机会都被剥夺了,墙里就只有几张暴民袭击警方的大字报,这几张大字报甚至是我在艰难得知这件事后主动去搜索才搜到的,不然大字报都不会出现在我视野。
网友们在微博这样的社交平台虽是自由选择关注谁,获得的信息依然是被各种算法筛选过的,即便没有体制的枷锁,单一的信息渠道依然有许多弊端。人自己的确应该主动扩宽自己接触世界的渠道,这是个人自由选择的范畴。
但是体制锁死了正规渠道,信息瀑布被堵住了,网友的求真精神,即便几十亿求真精神加起来,相较于体制的隔音墙,也只是小鱼对巨鲸而已。

【十部委:严控公立医院数量 为社会办医留足发展空间】这新闻…………医保不够了。大概以后没钱的就熬着排队,早死还能把养老保险给省了。

我大概隔两年就要吃鲸一下卡德大爷居然还在写安德系列,已经多少本了这是……

这话在微博说的话大概率被粉扑过来掐:我才不去看鹿晗演的上海堡垒。他代言星战却说出要保卫地球,这仇我还记得。

后知后觉的香港新闻感想 显示更多

历史何其相似,然并卵。

@侯虹斌“女巫狩猎”,16-17世纪的巫术狂势时刻,欧洲和北美殖民地审理过7000多起巫术案。在1450-1875年期间,有六万多人以“行巫术”的罪名处决,其中至少80%是女性。

审判女巫成全了神职人员的疯狂性虐幻想

人兽交合常与巫术的联系在一起,负责审判的神职人员和市民法官会强迫被指控的巫师描述他们与魔鬼性狂欢的细节,通过酷刑,敦促她们“供认”变态的性刺激行为。公诉人在层层剥开自己性虐待狂式的性幻想,而且不断加大剂量。少女们不得不在酷刑下绘声绘色地描述性虐场面。场面极度悲惨。

法国著名公诉人皮埃尔·德·朗克尔曾吹嘘说,自己把六百多个女巫送上了火刑架。雷米则吹嘘自己在十五年中处决了九百个女巫。女巫真正威胁的是男人的性尊严。

那时发生的一切都有合法国家政府的积极参与和怂恿。反巫术法到处都在实施,因为处于领导阶层的最高位者直地相信巫术存在,詹姆士国王本人亲自主持至少一次掺杂着刑讯的女巫审理,他还授权一个特别委员会接管了女巫审理权。

——素材来自埃里克 科伯威茨《性审判史》。

显示更多
长毛象中文站

CMX.IM (国内用户可使用备用域名CMX.SOCIAL)是长毛象(Mastodon)的一个中文实例。Mastodon是一个开源的、符合GNU Social规范的去中心化社交网络,整个长毛象社区是由无数实例组成的。注册本社区后你不仅可以与本实例内的用户互动,并且可以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实例中的用户无缝连接。

为了您在草莓县安家后的体验,请在注册前请仔细阅读本站社区规范

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如果你不喜欢本站的主题或发言规则,可以从Instance List中选择更适合你的实例。记住,除非你选择实例明确阻隔了其他某个或某些实例,你永远可以和整个Mastodon社区的用户交互。记得到时候 @[email protected] 哦。

Mastodon的去中心化设计防止了社交数据被少数公司或团体垄断的风险,也大大增加了屏蔽及过滤的难度。如果你有兴趣动手搭建一个实例,请参考Github 官方文档

你可以随时备份自己的微博并申请转移到其他实例中而无需担心因为实例运营者的问题导致的数据丢失。如果你有更多关于Mastodon的问题,请参考Github 官方FAQ

本站原则上只使用官方Stable代码,所有包括汉化等问题将在Github上提交。有编程经验的朋友不妨加入我们一起来让长毛象更萌,更可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