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背着书包,拎着便当往外跑,猫弟问我:“AD钙奶喝完了吗?”
我:“没有”
猫弟:“拿上喝吧”,顺势把AD钙奶递给了着急往外跑的我。
配上我一米五的身高,一瞬间有种回到了初中的感觉。

或许我不想与人讨论,是为了避免自己的无知被识破。

隔壁组组长从日本给我带了离职礼物,是她在大阪逛市集时碰到的。
两个老奶奶的摊位上,摆着一桌子自己做的手工艺品。这是一艘小船,载了十个人朝前走。
希望我能走向大吉。 cmx.im/media/FguOMfy7g4-Z7OK8s

我心中的鲜芋仙男孩有几个特点:1.不装,坦诚地承认自己嗜甜;2.好养活,在吃过山珍海味之后依然热爱简单的快乐;3.会选择,在繁多的菜单上能够快速定位自己的喜好,不贪心;4.可爱,一看到鲜芋仙就走不动道。

以上,都是我在胡扯。

今天碰到一个很有趣的司机,说我的目的地以前是个百货店,二十多年前出售九块九的盗版魔方,大家都排着长队去买。在路途中告诉我旁边是曾经的上海咖啡厂,街角的那家辣肉面馆是个残障人士开的,税收很低,原来这里有一间餐厅卖老式刨冰,是他最怀念的食物。
但老上海人是无法在城里怀旧的,因为食物和建筑都没有了,所谓的洋房早没了大户人家的气质。法租界里的小资情调,也只是年轻人的一厢情愿罢了。
他以前是城里的本地人,因为没有房子,恋爱谈了不少,但姑娘们都不愿意和他结婚。后来找了郊区的本地姑娘,有三套房子,资产重组了,赚到了。

大城市快速发展下去,节假日会产生越来越多的留守猫,为了猫的身心健康,呼吁大家过年不回家,建设新中国。

读书会应当成为主要交流形式。

还没去新公司报道,他们就被爆大规模裁员,而本来放弃的offer却看起来稳稳当当。不想在国内购置房产,我妈却一定很想买套房拿了我的身份证认购。被中介带着跑看了很多又贵又破的房子,虽然最后没有租,但是换城市的艰难感受到了。18年怎么是这样的,想裹在被子里不看世界,或者偶尔眯一眯眼看个缝就行。

我妈说她最近在做贫困户调查,心理特别难受。去探望一个人时,手机没电了想充下电,结果领导踢了我妈一下暗示别用人家里电费。是个癫痫病人,只有自己一个人,仅靠低保生活,全拿来交水电费,整日就在家空座着不开灯,时间在发病与平静中交错,这样度过以后的人生。

“我强烈地感到我们的世界正在下沉。我们的政治体系严重妥协,已失去更深远的效力。我们的社会行为模式——内部和外部的——都惨遭失败。悲剧在于,我们既不能也不想,更加没有能力去实现变革。革命为时已晚,我们的内心深处甚至不再相信其有任何积极作用。一个昆虫世界正在不远处等着我们,总有一天会滚滚来袭,淹没我们高度个体化的存在。如若不然,我就是一个可敬的社会民主主义人士。”
——伯格曼

很开心自己有这么多有趣且认真的朋友,这是我不想离开北京的原因。其实我不能保证一定会走,同时也渴望着回来。

昨天借要离开北京之际和两位朋友吃了饭,两次聊天里有几点让我印象深刻:故事设定为我们带来的表达能力、年龄的上升从而自然对细节开展追求、与下一代和上一辈的交往、无边界的兴趣与专业领域的平衡、交流的有效性、非强动力欲望与自我的冲突。先前一年我都觉得世界太过扁平,现在发现是自己在舒适的信息圈里呆的时间太长。

长毛象中文站

CMX.IM (国内用户可使用备用域名CMX.SOCIAL)是长毛象(Mastodon)的一个中文实例。Mastodon是一个开源的、符合GNU Social规范的去中心化社交网络,整个长毛象社区是由无数实例组成的。注册本社区后你不仅可以与本实例内的用户互动,并且可以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实例中的用户无缝连接。

长毛象中文站主题为喵,汪,各种动物,社交,科技,编程及生活。发言内容只要没有明显违法内容均不禁止。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友好、热情、乐于分享的朋友。

如果你不喜欢本站的主题或发言规则,可以从Instance List中选择更适合你的实例。记住,除非你选择实例明确阻隔了其他某个或某些实例,你永远可以和整个Mastodon社区的用户交互。记得到时候 @[email protected] 哦。

Mastodon的去中心化设计防止了社交数据被少数公司或团体垄断的风险,也大大增加了屏蔽及过滤的难度。如果你有兴趣动手搭建一个实例,请参考Github 官方文档

你可以随时备份自己的微博并申请转移到其他实例中而无需担心因为实例运营者的问题导致的数据丢失。如果你有更多关于Mastodon的问题,请参考Github 官方FAQ

本站原则上只使用官方Stable代码,所有包括汉化等问题将在Github上提交。有编程经验的朋友不妨加入我们一起来让长毛象更萌,更可爱吧。